一个惬意的异性SPA哪怕呆上一分钟,也能给您带来一整天的彻底放松和享受。天津异性SPA通过环境,音乐,香气,服务等营造出的氛围会让您彻底放松下来。异性男技师SPA撩拨您每一根细微的感官神经,一滴滴精油沁人心脾,它所提供的视觉,触觉,味觉,听觉及嗅觉等多种享受,滋润您的身体与心灵。借着淡淡的花草植物精油香薰,细细体悟男技师撩拨您那欲语还休的心事,放松着使人沉静的轻柔音乐,接着通过异性SPA留下心海里无法抹去的温馨于浪漫。精油滋养,释放减压及淋巴排毒,瘦身丰胸手法,抚慰身体的每一寸肌肤及心灵世界,这种如梦如幻般美妙享受,尽在天津希泽SPA

第一次在天津做异性女子spa

天津 异性spa

 

   最近看了不少关于女性SPA的文章,没想到自己也能亲自尝试到。 上星期周末,我和朋友小雅在我们这边的一间名为庞氏美容美体中心做保养,因为之前经常光顾,不过都是做的腰部护理及美容护理,所以毫无准备的进行了下文所说的SPA过程。 这天是周末,刚在海边游玩回来,嗮了一天,总感觉身体痒痒的难受。于是到了中心后直接做了脸部护理。完后,时间已经十一点多,小雅的男朋友去了广州,整个人发疯似的HIGHT着,有种类似于思念的莫名其妙的感觉,和她做美容的美容师是熟人,大家都有话好说的,这晚她向小雅推荐了一种古典式SPA经油护理,神秘的告诉我们这是前几天才推出的新服务。价格也不贵,三百块全身护理,还加送蒸浴。被说得好奇心大起,想着反正也没事,就胡里胡涂答应了。 然后被带上了四楼,很奇怪,之前最高只上过三楼。
   从来没注意到还有四楼的楼梯。那里有大概十个独立包厢,很宽畅,当然还有蒸浴室。我们欢呼声中冲去洗澡,服务员在沐浴室外很敬业,听着我们的尖叫居然还微笑的给我们递毛巾,我们是蒙着毛巾走出去的,这里有个小插曲,我体形较小,居然换了两件袍衣才勉强合适,空空的感觉。不过还好,袍衣是丝棉的,穿得还倒舒服。接着就跟着服务小姐进了包厢。一进去才知道,里面环境简直可以用豪华来形容,放着轻音乐,淡淡的灯光,关键还是SPA的床,很大,比以前我做腰部护理的那种小床宽大多了。 这时服务小姐问我是否有熟人SPA护理,我糊涂了,刚不是说第一次来么,怎么问这个。糊乱说了要6号,谁知道这个决定让我稍后大吃一惊。隔了两三分钟,敲门,进来了一个男的。我吓了一跳,赶忙坐了起来,问他是不是走错门了。他的回答让我吃了一惊,“我就是 6号,我可以为你做SPA护理吗?” 晕,,,我真没想到我们这种小地方居然会有男生护理的,这时候仔细看了一下男生,瘦瘦的,感觉像个高中生。本来我想叫换个女孩上来的,可又说不出口,心理磕哒着七上八下,心理好矛盾,不过还是算了,这也许是我目前最大胆的一次决定了,这时再看看那个男生,黑黑的皮肤,长得挺清秀,不过也不算是英俊了。感觉可以吧,心也安定了点。 躺下后,看着他很熟练的把三种油倒在一个大盘子里面,搞了几圈,颜色变得淡白色,很香,问他是什么牌子的精油,他说是香港过来的,什么牌子现在也没记住。因为那时候心跳得厉害,哎,有点想冲出去跑掉的冲动。


天津女子spa

   男生调好油后,问我需要从什么部位开始,我闭着眼睛说第一次来,不懂规矩。他笑了声,轻轻的告诉我说SPA是全身护理,但请我放心,他是本月最受好评的按摩师。我心想你说啥就啥了,反正来了,大不了等会忍不住就大声骂人,然后走掉。接着他让我自己脱下袍衣,也许是看出我心里的不安。我害羞,所以只脱了外袍,里面还穿着一件抹胸。背躺着趴在床上。他看了笑了笑,告诉我说这样的效果不好的,没有达到全身护理的效果。我总不能裸体对着个男生吧,我不管,就趴着没动。 男生开始把手放进去盘子里面,把手弄上油,轻轻的把精油淋上了我的腰部,很清凉的感觉,大热天的,那种感觉太清凉了,我叹了声,接着他的手慢慢在在我腰部抹动,来来回回的,很细心的用着力,时不时问我力度是否够。也许是心里放不下,刚开始老没感觉,心想这 SPA真冤了。大概过了十来分钟吧,精油的效力开始发作了,腰部慢慢感觉到温热,很舒服。 这时男生问我,怕不怕搞脏抹胸,我躺着正舒服,没想就说随便吧,没关系。接着他的手避开了背部的抹胸,移到了我的颈边。我没想到那种感觉那么震撼,忽然就很舒服,他的手法真的很好,很温柔的把精油涂在颈周围,慢慢的移动到我的下腋,一次一个来回,很轻,我感觉很舒服,不知不觉身子热了起来,背部的抹胸湿了一片。

天津巴厘岛spa

   他问我,热不,我哪能说不热呢,身都出汗了,可这汗不是因为天气热,而是被他的手法带动的,特别是刚才抹过腋下的那几下动作,我浑身感觉像触电般,软了下来,不知不觉中喘起了气,声音不大,可室内很安静,听起来好明显。 这时他又问我,把抹胸脱了吧?我没出声,心里有点想他出动帮我脱,可又害羞,怕丢人。他见我没说话,继续在背部帮我推着。不过这次是把手伸进衣服里面,慢慢的在背中央那里旋转,那种感觉我很喜欢,很舒服,大概五六分钟的样子,我忽然下定决心要把这上身的小抹胸脱掉的时候,他的手慢慢往我胸部抹动,很慢很慢,我的天,我第一次感觉到那种欢快的舒畅,轻轻的哼了声,他笑着再对我问了一次,要不要脱掉?我心想,只是背部都如此舒服了,那么。。想归想,可口上还没敢出声,只是点了点头。这时候他慢慢的把我的抹胸往上牵,可能怕我一下子不习惯,只拉到了颈部,这也足够让我上身裸露了。